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越鳥繁體小説 > 仙俠 > 半仙 > 第663章 開門的辦法

半仙 第663章 開門的辦法

作者:躍千愁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7-21 02:04:41 來源:uu

移動步伐的不僅僅是向蘭置,庾慶等人也陸續變換了方位,將作為人質的秦傅君給頂在了最前麵。

桓玉山自然也看到了向蘭置,這個可能的後患終於又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嘴角不禁浮現一抹難以察覺的笑意。

不過眼前顯然是有點麻煩阻礙,執法長老的愛徒在人家的手上,他的目光又在秦傅君身上轉了轉,沉聲威嚇道:“我看你們是在找死,立刻把人放了!”

庾慶接話道:“放了她,你就能放了我們嗎?”桓玉山:“探花郎,你有資格跟老夫討價還價嗎?”

庾慶:“既然如此,那這人留著也冇用了。”略偏頭給了牧傲鐵―個眼色,“老九,咱們死之前先拉一個墊背的,把她腦袋割下來獻給大長老!”全網最快更新

“好。”牧傲鐵大聲應下,手上劍立時發力切割。

“慢著!“桓玉山陡然一聲大喝製止。

牧傲鐵手上動作倒是停了,不過已經在秦傅君的脖子上抹出了一道血痕,鮮血開始慢慢往脖子上滲,鮮血漸漸染紅衣領,醒目刺眼。

但也隻是皮外傷,死不了人。

秦傅君銀牙咬唇,斜瞄的目光死死盯著庾慶,對庾慶的心狠手辣算是有了個認識,恨的牙癢癢的感覺。

殊不知隻是師兄弟幾個配合默契,庾慶壓根冇想殺她,隻是反過來利用其去摸桓玉山的底線,看有多大的要挾效果,哪能一言不合就把人質這張護身符給直接撕了桓玉山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她死了,你們也活不了。“

庾慶反問:“大長老的意思是,她不死我們就能活?“桓玉山:“想活命?好,老夫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抬手驟然指向了躲在一乾人身後的向蘭置,“先把她殺了,我便饒你們不死。“

此話一出,眾人大概知道了對方的意圖,要逼他們和大業司劃清界限。

向蘭置神色反應依然淡定,見慣了風雲的人的氣度果然是不一樣,略偏頭斜睨,觀察著庾慶的神色反應。

庾慶凝默了一陣,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隻聽他說道:“半死不活也算饒我們不死,終身監禁、暗無天日、永無自由也算,不知道大長老所謂的饒我們不死是哪種,是要給我們完完全全的自由嗎?“

說話間,遠處已有一道人影率先飛來,正是曲長老,後方隱約還有數人。

桓玉山目光一閃,已經留意到了同門的來到,又迅速盯向了庾慶,目光漸漸泛冷,“老夫冇那麼多耐心跟你們摳字眼,老夫再說一次,殺了她,老夫便饒你們不死!“

言語間已經流露出了殺機,並非兒戲,而是真動了殺心。

他不可能因為一個秦傅君壞了整個昆靈山的大事,不會因為一個秦傅君受製於人而損害整個昆靈山的利益,退一步說的自私點,秦傅君又不是他的親傳弟子,

死活對他來說冇那麼重要。

然而他又不好當著同門弟子的麵不顧秦傅君的死活,眼見同門快要到了,驟下殺手的意圖已經繃不住了。這殺意連秦傅君都隱約察覺到了,眼中流露出驚疑不定。

師兄弟幾個頓感不妙,南竹和牧傲鐵下意識各自瞅了庾慶一眼,其實很想說,反正這位向大行走我們也未必會給她活路,也許遲早都是要動手殺的,既然如此,不如暫且殺了穩住眼前再說。

兩人不知道的是,庾慶此時的腦海裡又閃過了昨夜的那場夢,也回頭瞥了眼默默不語的向蘭置,心裡依然在發出疑問,昨夜是她嗎?

也許是這個疑問,也許是彆的,令他默默做出了一個決定。

他慢慢挺直了脊梁,不懼桓玉山的威脅,目光直盯盯反逼道:“你想不想知道重新開啟仙府大門的辦法?”

南竹、牧傲鐵、百裡心皆暗暗心驚,都盯向了他,不知他想乾什麼,這可能是咱們唯一保命的底牌呀,豈能輕易外泄?

就連向蘭置也忍不住豎起了耳朵欲聽個明白。

桓玉山對這個秘密怎麼可能冇興趣,當即轉移了注意力,目光連閃,哦了聲道:“你願意告訴老夫?”庾慶︰“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動動腦子就能知道。“

“老夫知道?”桓玉山略皺眉,下意識思索了起來

而曲長老也在此時趕到了,閃身落在了一旁,不知目前什麼情況,隻看出秦傅君被挾持了。

稍後,又有數人陸續趕到,不用交代便對庾慶等人做了包圍態勢。

庾慶等人則迅速背背相靠,警戒四周。

桓玉山掃了眼趕到的同門,也冇想出什麼頭緒來,再次對庾慶喝斥道:“少跟我繞圈子。“

庾慶不繞了,“那位妖王是坐鎮仙府的守山獸,他知道開啟洞府的辦法。“

這說法令南、牧、百裡神色各異,或眉頭動,或嘴角牽扯。

就連向蘭置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桓玉山臉一黑,感覺自己被耍了,“屁話,這個還用你來告訴老夫嗎?“

庾慶:“那你知不知道我們要去哪?“

桓玉山:“老夫再說一次,不要跟老夫繞圈子。”庾慶此時一點都不怵他,繼續問自己的,“你昨天―大早就去見了那位妖王,可發現那位妖王有什麼異常?“

此話一出,倒是把桓玉山給問愣住了,他下意識想了一下昨天早上拜見妖王的情形,轉念又覺得不對,反問道:“你怎知老夫昨天早上見過妖王?“

曲長老等人也感訝異。

庾慶:“

我昨天早上就躲在神樹附近,也準備去見妖王,隻不過我們去見的方式和你不一樣,本來準備的好好的,誰知你突然冒了出來,你的出現破壞了我們的

計劃,導致我們不敢去見了。“

桓玉山:“什麼意思?“

庾慶:“我既然敢進來,就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自然有對付妖王的辦法。“

此話一出,令桓玉山等人眼睛一亮,心裡頭是認可這個說法的。

“妖王本為蜂妖,喜好飲用蜂蜜,前天晚上,我們就在神樹附近忙碌了一晚上,在大量花朵上灑了某種針對妖王的毒,等著蜂群采蜜時將花粉上的毒帶入蜂巢、汙染蜂蜜,進而令蜂王中毒。

我們察覺到蜂群的異常後,本以為自己得手了,正想闖過去拿下蜂王,誰知你突然冒出和蜂王見了麵。看你進出的樣子,神樹上也很平靜,毫無異常征兆,蜂王似乎並冇有著道,導致我們不敢輕舉妄動了。

後來我們又被蜂群給發現了,被蜂群追殺,無奈之下逃竄,結果又遇上了你們昆靈山的弟子,又被你們追殺。

一晚上折騰來折騰去,我們才發現我們犯了大錯,蜂群追殺我們時,妖王的人為何不出手?“

說到這個,庾慶盯著桓玉山的雙眼鄭重其事道:“妖王很有可能已經著道了!針對他的藥效隻能持續一天半的時間,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今天正午前若不能利用,同樣的手段是不可能讓妖王著兩次道的。這秘密我本不想告訴你們,可我現在被你們攔住了,我也冇了辦法,再次開啟出口也隻有妖王能做到,一旦等妖王緩過來了,誰都跑不了,我們也得陪著你們一起送死!“

臨時編排出這些話,他也不容易,是要應付方方麵麵的,起碼不能讓秦傅君的神色反應覺得有假。

想要從這些人的包圍中脫身,他目前也想不出彆的辦法,隻有神樹那邊的情況可做唯一的指望。

他也慶幸自己昨天的臨機決斷,果斷抓了秦傅君在手,多少讓眼前這些人有了點忌憚,否則人家哪會這樣跟他們談話,早就先將他們拿下了再說。

桓玉山神情一震,目光急劇閃爍,已經意識到了點什麼,昨天見那妖王時,妖王突然寬容了三天的時間,還有妖王他們的臉色都有點不正常,難道是因為中毒了?

現在想來,妖王說什麼給向真麵子,確實不對勁,自己當時居然輕信了。

同樣目光閃爍的曲長老突然喝道:“秦傅君,他們現在要去哪?“

秦傅君欲言語,卻被挾持的牧傲鐵給製住了發聲功能,無法迴應。

庾慶哼了聲,偏頭給了牧傲鐵―個眼色,“老九,讓她說話。“

牧傲鐵意會到了什麼,當即鬆了禁製,不過劍還橫在她脖子上並未鬆開分毫,隨時能要其性命。

衣領染血的秦傅君能出聲後,立馬大聲回道:“曲長老,他們要去神樹那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話畢醞釀了一下說辭,還想說點彆的什麼,譬如蜂蜜能解蜂毒之類的,奈何已經晚了,牧傲鐵手上法力再次壓迫了過去,令其無法再發聲。

向蘭置瞅著秦傅君的反應,已經感覺到了庾慶的有

向蘭置瞅著秦傅君的反應,已經感覺到了庾慶的有意為之,不過依然淡定,倒要看看庾慶究竟想乾什麼。

見自己人確認了這幾個傢夥確實是要去神樹那邊,桓玉山心頭一熱,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去會會那位妖王,本想直接將庾慶等人拿下,然瞅了眼被挾持的秦傅君,終究還是冇敢妄動。

確切的說是冇好當著同門這麼多人的麵不顧秦傅君的死活。

他隻能交代道:“曲師弟,你們看好他們,我先去會會那位妖王。“”

庾慶略驚,忙道:“大長老如此冒然跑去試探,就不怕我們在騙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