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越鳥繁體小説 > 仙俠 > 天龍秘史 > 222.出征與往事(二)

天龍秘史 222.出征與往事(二)

作者:薛定諤的熊兒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6 20:24:31 來源:言情API

崑崙群山終年積雪,山中無路,聯軍隻尋著山麓中平緩的地方行進。如此一來,行軍速度比前幾日慢了許多。好在玄空熟知那山穀所在,不必為找方位而耽擱時間。

又過數日,眾人行到一座無名山峰腳下。仰頭望去,那山逶迤婉蜒、聳入雲天,陽光下晶瑩銀白的山峰映出奪目絢麗的光芒。

玄空望著前方景象,隻覺這裡異常熟悉,彷彿曾來過無數次,心中更是悸動不已。沿途所過,有許多行軍的痕跡,偶有幾俱死屍,皆是燕王的兵卒,想來與敵人也越來越近。

繞過大山,遙遙望見山坳積雪中趴著一個人。這人身上的衣衫十分破舊,打個好幾個補丁。眾人大為奇怪:“難道這人也是燕王手下?看起來可不像”

玄空與湯楓上前檢視,卻發現這人四肢軟塌塌的,竟爾筋骨寸斷。二人一驚,小心翼翼地把此人翻過來。這纔看見,此人蓬頭攣耳,齞唇曆齒,相貌無比蒼老,雙目似睜未睜,隻露一條縫隙,渾濁的眼神令人心頭一震。

玄空“啊”的驚叫一聲,心道:“這不是那位守穀的老人?”萬萬想不到,以他那深不可測的修為,竟被人傷成這樣。玄空胸中砰砰直跳,有一種怪異的感覺湧上心頭。

老者氣若遊絲,用最後一點力氣拉著玄空的手,蒼白的嘴唇顫動著,似乎在說著什麼。玄空聽不清楚,隻好把頭湊了過去,隱隱聽見:“快…快去…,到了…到了…”

玄空不明白,湊近問道:“老伯,什麼到了?”兩人四目相視,老者的目光漸漸失去了神采。隨著老者生命流逝,一段離奇的記憶在玄空腦海中悄然復甦。

搖身一變,他已化身成一位溫潤如玉的公子。但見這公子眉含遠黛、鬢似青山,目如朗星,唇若含丹,舉手投足間一股灑然貴氣,令人起敬。若非穿了一身滿是補丁的衣服,還以為是皇親貴胄。

這公子的容貌,與玄空靈魂世界中那書生一模一樣。他正是流落江湖,化名湯已詢的太祖三子——趙德芳。

身處茫茫雪山之中,此刻他手中掐著一根翠盈盈的竹棒,望著遠處,幾位丐幫弟子,從馬車上抬起一個沉甸甸的箱子,送入山腳下洞穴之中。

他身旁一位老者說道:“幫主,這是最後一箱了。”他點了點頭,說道:“好!大仁分舵的兄弟們辛苦了!熊老,等回頭把賞銀髮下去,讓兄弟們好好喝上幾口酒。”熊姓老者道:“是!我再去瞧瞧!”說話間向前方走去。

熊姓老者剛走,另一位老者輕輕歎了口氣,道:“公子,你真的下決心,不用這些兵刃?這可是費勁千辛萬苦才得來的。”

趙德芳微眯著眼,長籲一聲,道:“薑老,我想好了,都埋起來吧,誰也不能用。”他側頭望向東方,微微一頓,又道:“十年了,我心中這口氣也該消了。坐不坐皇帝又能如何?當乞丐也很快活。”薑姓老者道:“可是…可是那人弑兄,得位不正呀!”公子搖了搖頭,忽道:“薑老,我丐幫現在有多少弟子?”薑姓老者不知他為何突然發問,想了想道:“有八萬三千人。”公子道:“正是!那人皇帝位子坐穩了,我想複位,除非起兵造反。真若如此,天下不知更要多出多少乞丐?我怎能因一己之仇,興天下之禍?當年我就有機會殺他,可是…可是他畢竟是我親叔叔,我下不去手。而且當年我父皇駕崩時,隻有他二人在宮殿中,若真不是他下的手,我找他報仇,那不也錯殺了好人。這事不要再提了。”薑姓老者知他心意已決,心中憤憤難平,隻得罵道:“公子如此大仁大義,怎麼會有這等狼心狗肺的叔叔,咳!”

一會兒時間,丐幫弟子將山洞掩埋完畢。趙德芳見天色漸暗,吩咐眾人吃飯休息,等明日一早離開這裡。

晚間,趙德芳正打坐練功,忽見傳功長老熊振坤提著兒子找了過來。隻見那少年滿臉是血,渾身顫抖不止,神色驚恐萬狀。趙德芳一驚,起身道:“熊老,小熊怎麼這樣?” 熊長老放下兒子,安撫道:“兒呀,彆怕,幫主就在這,你好好說明白。”小熊坐在地上喘息連連,半晌後驚魂稍定,才說道:“幫主哥哥,側麵有個山穀,那裡…那裡很奇怪,幾個兄弟進去,隻有一個出來了。他打我,我不小心給他打殺了,幫主哥哥,我犯了幫規!我犯了幫規!”說著話,小熊抽泣起來。

趙德芳聽他說話語無倫次,但能知曉這事並不簡單,忙召集眾弟子。又對小熊道:“觸犯幫規日後再議,帶我去看看。”

趙德芳年紀雖輕,威望極高,他一下令,眾弟子不敢怠慢,立刻整裝待發,一行人繞到了山側麵。

隻見那山穀如葫蘆狀,穀口狹窄,裡麵似乎十分廣闊。此刻夜幕降臨,烏漆嘛黑的,也看不清裡麵有什麼東西,隻覺得四下裡十分寂靜,處處透露著詭異。

丐幫五大長老一齊簇擁過來,說道:“稟幫主,李長老先帶人進穀了,快一個時辰也冇出來。”趙德芳心頭一凜:“李長老早有絕頂之境,以他的身手難道也不能脫險?”尋思片刻,便道:“各位在穀外等候,且讓我入穀瞧一瞧。”

隻見一位道士打扮的老者說道:“幫主,容老道算上一卦!” 此人名叫廣蟾道人,也是丐幫的護法長老,不僅武功奇高,更加精通易學。

眾人一聽緊忙凝神屏息,隻見這老者接連算了幾副卦,皆是凶兆。

薑姓老者道:“幫主,這穀有大凶,萬萬不可孤身入內!”其餘諸老也跟著勸道:“薑老所言極是,還望幫主三思!”隻聽一人道:“要入穀,大家一起進去,大不了同年同月同日死!”此言一出,剩下的小丐也紛紛附和。

見趙德芳連連晃頭,薑姓老者又道:“幫主,我幫成立之初,您還立下一個規矩,倘若幫主有令,但六大長老同時反對,則幫主之令也不做數,是也不是?”

趙德芳一怔,心想:“這規矩立下之後從來也冇用過。”點了點頭,道:“是有這麼一條規矩,但李長老眼下可不在。”

左護法長老張百齡道:“薑大哥是副幫主,難道還不如李長老一個?幫主啊!你可且莫耍賴。”

趙德芳見狀,隻好說道:“那你們說該怎麼辦?”熊長老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大傢夥一起進去,管他妖魔鬼怪,非要把李兄弟救出來!”“對!”“對!”“要死一起死!”趙德芳隻好答應眾人,一起步入其中。

卻說穀內無風,眾人手中的火把,火苗筆直向上,如此奇異的景觀,誰也從冇見過。隱隱可見,地上儘是白骨,死氣沉沉令人不寒而栗。

趙德芳心下尋思:“這裡如此陰森,難道…難道是地府不成?”忽然見聽得身後一聲驚叫,隨即呼喝叫叱聲大作。趙德芳轉頭一瞧,見眾弟子竟然無端拚殺起來。眼見他們出手瘋癲,絲毫不留餘地,竟是要致對方於死地。便在此時,熊長老回身飛撲,使一招攬鶴手的擒拿功夫,似乎是要勸止手下弟子。不料他招出一半,忽而變成拳法,重重地打在那弟子胸口。隻聽得哢嚓一聲,那弟子肋骨儘斷,泣血而亡。與此同時,另幾大長老接連發起瘋,自相殘殺起來。如此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趙德芳也有些措手不及。進穀前,他曾設想這裡麵有各種各樣的猛獸、陷阱,哪裡想到他們自己人會發生內訌。

趙德芳震驚之際,忽見一根木棒擊了過來。他猛地一瞧,出招者卻是薑副幫主,招式竟然是打狗棒法的絕招“蜀犬吠日”。這一招名頭難聽,可委實厲害,前前後後十五種變化,以薑副幫主薑冉的功夫,一旦使出,天下冇幾人能接的住。

但趙德芳卻是例外,他本已是天下第一,打狗棒法又是他獨創,自然也有破解之法。隻見趙德芳伸手招架,一瞬息間連使三股力道,“黏”“纏”“帶”三字訣運於衣袖,便將對方木棒帶到了身側。他順勢以手肘打中薑冉胸口穴道,大聲喊道:“薑老,你怎麼啦?”卻見對方眼中儘是瘋癲之色,已然失了神誌。

趙德芳強自穩住心神:“不行!得趕快阻止他們!晚了怕是無藥可救!”身子一晃,來到熊振坤、張百齡身後。這二人武功極高,哪怕是武功蓋世的趙德芳也極難同時製伏二人。但此刻二人神誌不存,隻知全力互拚,於身後麵的事,絲毫冇有留意。趙德芳趁機施手點中二人背後穴位。隨即相仿此法,先後點中剩餘三位長老與眾小丐的穴道,總算阻止的這場暴亂。饒是如此,也有不少人已經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趙德芳不敢耽擱,扛著許多人送到穀外。他走到穀口,卻見小熊竟然倒在地上。原來剛入穀時,小熊怕的要緊,最先暈了過去。他順手拉起小熊,將這幾人都送了出去。接近著又奔走好幾趟。

等他送出眾人,卻發現東方天際泛白,似乎天要亮了。他大為吃驚,心道:“這一夜怎麼過的這麼快?”正在此時,小熊哼唧了一聲,睜眼醒來,坐起身,茫然看著四周,大聲叫喊道:“這……這……這是哪裡?”

趙德芳又是一驚,問道:“小熊,你怎麼了?這是崑崙山呀?”小熊呆了一呆,半晌後,才道:“崑崙山?你…你是幫主哥哥?”

趙德芳未曾想到,隻一會兒功夫,小熊竟然失憶了。他歎了一口氣,道:“你受了傷,快好好些一些吧。”又掃視眾人,見薑冉、熊振坤等人還是一臉呆滯,想必也是好不到哪去。趙德芳暗自後悔,心道:“早知如此,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們進去。可我為什麼冇事?”轉念又想:“不行,我得趕緊把李長老也救出來。”他吩咐小熊道:“你爹爹他們也受了傷,照看好他們!”說完又走入山穀。

轉眼已是白晝,穀內奇光異彩,到處是怪異的景象。趙德芳一心記掛李長老的安危,無心觀景,一路向深處尋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發覺前方地麵有一道道深深的溝壑。四周有許多奇奇怪怪的刻痕,倒像是有人故意劃下的。趙德芳呆立在原地,被眼前此景深深吸引了。大地似在慢慢移動,直到某一刻,幾道溝壑合而為一,地穴赫然而現。那些刻痕竟有拚接成一幅奇異的圖案。

趙德芳吃驚地望著洞穴,心頭大震:“這…這是怎麼回事?”地穴中,似乎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呼喚他。他心中一動,當即蹲在地上,從懷中取出袱布,咬破手指,用鮮血把地上的圖案繪了上去。

趙德芳做完這事,猛地一抬頭,隱約見到洞穴中竟有一個人影,一晃眼間,又消失不見了。他大聲呼喊道:“李長老,是你嗎?”可四周寂靜無聲,哪裡有人回答。他亦不死心,壯著膽走到了洞穴邊上,隻見裡麵漆黑一片,月光都照不進去。越是看不清,他就越是想進去瞧瞧,可是他也明白,這地穴內必定凶險異常,進去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他站在地穴口來回踱步,終於下定了決心:“我一定要進去看看,此前先出穀交代交代。”心念既定,他立刻轉身離去。

趙德芳走出穀,見小熊仍守在外麵,薑冉、熊振坤等人癡癡呆呆,似醒未醒。趙德芳一問才知,他這一去竟然用了半個多月時間,他心中驚駭不已,想入地穴一探的心思也就更加堅定了。他吩咐小熊不必等候,用馬車將眾人帶出崑崙山,去丐幫分舵休整。又將懷中那圖給了小熊,便匆匆趕回穀內。

不知又過了多久,他再次回到洞穴出現的地方。此刻也終於想了明白,這下麵的地殼無時無刻不在轉動,直到某一個時辰,地穴纔會出現。而那副怪異的刻畫,就像是一個記號,也會隨之顯現。

趙德芳又等了許久,待到地穴重現,他探頭進入,誰知他的魂魄“嗖”的一聲鑽入其中。裡麵暗無光亮,什麼也觸不到,腳下無地,似在虛空中慢步。趙德芳憑直覺察覺到前方竟有一個人,他想喊住那人,卻叫不出聲來,隻得跟著這人一路向前。

這裡是時空的重合點,無因果,無時間,他們的靈魂墮入其中,卻意外成了連接時空的節點。

從此世上再無趙德芳,隻有一個失魂的守穀人。他慢慢的衰老,終日守候著,等待輪迴重現之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