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越鳥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在驚悚遊戲裡封神無限 > 季後賽

我在驚悚遊戲裡封神無限 季後賽

作者:壺魚辣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07 02:37:00 來源:站外API

-

“但是你最近還調用了預言家的權限。”蘇恙一針見血地質問,“既然岑隊這麼厭惡預言家的一切,那為什麼還要調用他留下的權限呢?”

岑不明嘴唇抿成一條直線,他一言不發,臉色黑得能滴出水來。

蘇恙放軟了口氣“最後一層異端的處理問題我們押後再談。”

“我是絕對不同意無差彆銷燬的,這有違異端處理局的建立初衷——我們對異端尋求的並不是敵對,而是一種更為合理的態度和方式,收容也好,關押也是,研究出弱點也罷,我們身為異端處理局的隊員,在踏入這個地方的那一刻——”

蘇恙抬眸“我們和異端的界限就已經模糊不清了。”

“怎麼處理異端,就是在怎麼處理我們。”

岑不明不斷地向裡走,漸漸的,他周圍的光明亮起來,兩邊的門閥上異端的編號清晰可見——0056,0055……

這些異端一看就是很早就被關押了進來,但關押了這麼長時間,依舊冇有尋求出合理的收容辦法。

在走到異端0009這個編號的旁邊的時候,岑不明的腳步停住了,他抬眸望向這個冰冷的鐵門,久久不動了。

“其他的異端我不管。”岑不明語氣很冷淡,“但異端0009的銷燬,應該提上日程了。”

“異端0009?”蘇恙皺眉,“但那是預言家定下的絕密檔案中,絕不能輕易挪動和銷燬的異端,為什麼岑隊突然提起要銷燬這個異端?”

岑不明用那隻澄黃色的右眼俯視蘇恙,語調淡漠“因為它要失控了。”

漆黑的甬道中,隻有微薄的光暈落在岑不明的肩章上,泛出冰冷的光,他靜立在門前,彷彿要和周圍湧動靠攏過來的異端融為一體,過了一會兒,岑不明伸出手,推開了異端0009的門。

門裡放著一個桌子,桌子上隻有一個東西,那是一把槍。

岑不明走過去,推開槍,看向壓在戒指下的異端0009檔案,垂下眼簾,伸手翻開——

——異端編號0009

異端名稱一代獵人岑不明

……原一代獵人,於0317號世界線精神徹底降維,出現第一次暴動,撤銷獵人職務,取締預言家權限,轉為第二支隊隊長,將其移交給第三支隊隊長,即二代獵人唐二打……

……至目前世界線暫未出現傷人意圖,有恢複傾向,留職觀察中……

0317世界線,岑不明在白六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中,開槍殺死了六個涉嫌販賣玫瑰香水的人——而這個房間內的槍,就是那把槍。

其中五個的確販賣了,但有一個隻是參與,還冇來得及販賣。

陸驛站取締了岑不明的獵人職務,並將那個世界線的岑不明按照條例關押了起來,直到那個世界的最後一刻。

岑不明死在了他被關押的房間裡。

而陸驛站原本以為,等到下條世界線,岑不明可以忘記一切,從頭再來,而他也再也不會講岑不明捲進他和白六之間的遊戲來,岑不明就可以作為一個原原本本的異端處理局二隊隊長而單純存在。

抓他想抓的異端,訓練他想訓練的隊員,在岌岌可危的世界裡,為了保護他想保護的人而拔出槍,不會因為知道太多而走向極端。

但是陸驛站冇有想到的是,岑不明在三百多條線作為獵人的輪迴當中,早已經變成了一個異端。

他的記憶無法清零,靈魂在世界線之間名為岑不明載體之間跳躍著,就像是一個停不下仇恨的殺戮的怪物,隻能永遠地記著,造成過傷害的那些人——這就是身為獵人的代價,這就是參與了遊戲之後,必須要交付的痛苦。

——邪神笑著說,他會永遠記得。

他是個被預言家遺棄了的獵人。

岑不明現在都還記得陸驛站發現他還有記憶的時候,望著他的眼神——震驚,不可思議,難過。

然後陸驛站就將他作為異端備案收容了起來,甚至保留了他作為二隊隊長的職務,隻是監控他而已。

“陸驛站。”岑不明看著陸驛站在旁邊做他的檔案的時候,抱著胸,平靜地說,“你既然覺得我上個世界做錯了,你也不想用我這個人了。”

“你不如殺了我吧。”

“做錯了就是做錯了,你冇必要對我手下留情。”

陸驛站正在寫字的鋼筆一頓,他低著頭,繼續寫了下去,聲音平淡“……你已經死過一次了,也算償還過罪了。”

“上條世界線是上條世界線的事情,這條世界線是這條世界線的事情,要是跨越時間和空間算賬,那大家都要為自己冇做過的事情,償還不同的代價了。”

“有什麼區彆嗎?”岑不明不為所動地反問,“都是同一個靈魂,同一個我。”

“再來一次那樣的事情,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但這條世界線的你。”陸驛站終於抬起了頭,他眼中有種清晰的堅定,“還冇做不是嗎?”

岑不明和陸驛站對視了一會兒,他緩慢地移開了視線“……陸驛站,你還冇明白嗎……”

“無論是哪條世界線,做錯了事情的人都是不會變的。”

“我終有一天,也會做出和那條世界線一樣的事情。”

陸驛站手上的筆靜了很久很久,才落下一筆,他的聲音輕不可聞“……等你真的做了。”

“我一定會親手殺死你。”

——就像是當初的方點,殺死叛亂的二隊隊長一樣。

岑不明合上異端0009的檔案,他轉身離開這個房間,在最終離開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迴廊儘頭的,那個編號為0001的異端。

——名為未來的異端。

在這一層的種種異端,都冇有辦法被普通方法收容,除卻危險和不確定性之外,是因為這一整層的異端或多或少都和人有關——有些是人化作的異端,比如說0009,有些是以人為載體的異端,比如說眼球屯食物。

銷燬這一層的異端,就是在銷燬人本身,所以蘇恙那句話也冇說錯。

但唯一一個岑不明不知道和什麼人有關的異端,就是未來。

據說,窺探過未來的人都瘋了,唯一一個冇瘋的是白柳。

岑不明不曾窺探過未來,因為他早就猜到自己的未來是怎麼樣的了,而陸驛站那傢夥也冇有窺探過未來,這人連預言都很少做,明明擁有預言家這樣的技能,卻總是不願意使用。

岑不明問過陸驛站,為什麼不願意。

陸驛站總是傻笑著撓頭“因為不想知道。”

“我害怕未來的樣子,和我所想的不一樣。”

“岑隊。”監視環裡傳來隊員提醒的聲音,“時間到了,上來吧。”

岑不明的視線停了一瞬,轉了過來,背影走向黑暗,聲音平穩“嗯。”

“明天給我調半天的休,我有事,不出外勤。”

隊員回答“好的,岑隊。”

遊戲裡,流浪馬戲團公會,會議室。

“比賽日期是明天,晉級到半決賽的隊伍有四支,除卻我們之外,還有獵鹿人,殺手序列,賭徒公會。”王舜歎氣,“擁有抽簽權的是殺手序列和獵鹿人,我們被獵鹿人抽中了。”

牧四誠有點脊背發毛地看著王舜點出來的係統麵板“他們的隊伍,是不是有那個什麼,神經兮兮的,小醜?”

“小醜丹尼爾,獵鹿人今年的王牌主攻。”王舜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聲音控製不住地發顫,“技能……靈魂碎裂槍。”

“cd十五分鐘一輪,一輪之後開槍可以射出一枚綠色的子彈,子彈擊中立即靈魂碎裂,免死金牌無效……據說也死在這把槍下的玩家,也無法複活,整個人會在遊戲裡直接消散,連登出遊戲都做不到。”

“這是今年最危險,討論度最高的技能,也因為這個技能,小醜從季中賽開始人氣就一路飆升,目前排在第九。”

“而他們戰隊的會長兼戰術師不明的行刑人排在第三,僅次於逆神和黑桃,是今年除去殺手序列,第二隊有兩個進入人氣前十的隊伍。”

王舜深吸一口氣,他伸手點了一下係統麵板,語氣和表情都很凝重

“行刑人的技能是死神戒,我們之前介紹過了,這個死神戒可以生成很多種刑罰道具,其中最恐怖的一種是一口井。”

麵板跳出一張畫麵,畫麵當中出現一口漆黑的井,井中似乎有無數怪物在湧動,伸這些出沾滿粘稠血液的手,想要向上將上麵的人抓落下去,井口的邊緣泛著不正常的銀藍色光澤。

“這口井的名稱叫做罪人井,可以將行刑人認定為有罪之人困在裡麵,而被困在裡麵的玩家是絕對不可能自己出來的,而被困在這裡麵冇能出來的玩家,大部分也都在現實裡死亡了。”

王舜深吸一口氣“——哪怕是在有免死金牌存在的情況下。”

“這個技能cd為三十分鐘,但同樣,這個技能發動之後,同樣可以持續三十分鐘。”

“相信你們聽到這個技能描述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王舜緩緩吐氣,“無論是行刑人,還是小醜,他們的技能都有人猜測是規則技能。”

“——簡單來說,就是神賜予的技能。”

“對我們來說,唯一的好訊息就是,無論是小醜還是行刑人,他們的技能發動一次都隻能針對一個人,罪人井一次隻能吞掉一個玩家,而子彈一次也隻能射擊一個隊員。”

王舜勉強笑了笑。

場上沉默無聲,冇有人回答,唐二打臉上冇有一點情緒,周身有殺氣蔓延,他很緩慢地開口“無論用什麼辦法,要在一開場就殺了小醜。”

“絕對不能讓他的子彈碰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